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建>>兩學一做網>>專家輔導

                    余清楚:讓紅色文化彌漫在網絡空間的每個角落

                    2017年05月16日10:00    來源:人民網-福建頻道

                    原標題:余清楚:讓紅色文化彌漫在網絡空間的每個角落

                    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在紅色文化高端論壇上發言。 吳隆重 攝

                     

                    紅色,是中國共產黨的底色,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底色,是中國夢的底色,是當代文化的底色。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在5000多年文明發展中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黨和人民偉大斗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

                    紅色文化,是黨和人民在偉大斗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是革命先烈用鮮血染紅的燦爛文脈和用生命鑄就的不朽豐碑。紅色文化,是井岡山星火燎原的熊熊烈火,是紅軍長征路上的沖鋒號角,是陜北山丹丹花開紅遍全國的姹紫嫣紅,是太行山抗日殺敵的英雄群雕,是天安門城樓冉冉升起的五星紅旗。

                    今天,我們相聚在紅色故地福建三明,緬懷革命歷史,暢談紅色文化,金戈鐵馬浮現眼前,英雄氣概油然而生。作為革命后來人,事業繼承人,我們發乎內心的問號必須自己回答:紅旗到底能打多久,這關乎紅色江山,怎樣維系?進城趕考,及不及格,這關乎紅色基因,怎樣延續?文化自信怎樣構建,這關乎紅色文化,怎樣傳承?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從1921年起,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進行了28年的浴血奮戰,取得了革命戰爭的偉大勝利。紅色文化就是烽火歲月的謳歌者,光榮歷史的記錄者,革命精神的傳承者,是我們黨寶貴的精神財富,是我們黨文化自信的文化源頭之一。紅色文化融化在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中,成為中國人民在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全面實現小康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力量源泉和精神支柱。

                    閩西,三明,乃至于福建,是紅色文化重要的發源地和集散地。在八閩大地的崇山峻嶺和綠水青山里,殘垣斷壁中鑲嵌著的紅色標語依然閃閃發光,一個個寧靜的紅色鄉落依然儲存著紅色時代的紅色信息。紅色文化還浸潤在毛主席在閩西寫下的氣壯山河、充滿革命現實主義與革命樂觀主義的戰斗詩篇中,你難道沒有從毛主席的詩詞“戰地黃花分外香”中聞到至今散發著的迷人的芳香嗎?你難道沒有從毛主席的詩詞“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中感覺到紅軍戰士戰斗帶來的豪邁和喜悅嗎?你難道沒有從毛主席的詩詞“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中體會到共產黨人為解放全人類所激發的斗志和豪情嗎?

                    2013年7月到2015年4月,作為人民日報社福建分社社長,我在福建工作了將近兩年,采訪和參觀了福建、特別是閩西的許多革命圣地和紅色舊居。當年可歌可泣、如火如荼的紅色記憶,歲月如歌,革命歷史,歷歷在目,為之動容。目睹今天八閩大地翻天覆地、日新月異的滄桑巨變,忘記過去意味著背叛,我們更要不忘歷史,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紅色文化,是歷史的正能量,是時代的主旋律,在思考多元的時代,我們要保持定力,在眾聲喧嘩的時刻,我們要堅守陣地。我們要善于利用和借助網絡時代的傳播優勢,讓紅色文化彌漫在網絡空間的每個角落。

                    一是主動作為,宣傳紅色文化。人民網作為網上的人民日報、中央重點新聞網站,紅色基因,一脈相承。我們有責任、有義務做好紅色文化的網上傳播,真正做到——網民在哪里,紅色文化的宣傳就在哪里。我們將與宣傳文化部門一道,參與紅色文化遺產的搶救、挖掘、整理和保護工作,深入開展紅色文化的研究和推廣,要加強平臺建設,主動設置議題,做好專題頁面,充分利用人民網9個外語語種、11個外國公司,特別是在外國社交媒體上,大力宣傳和講述中國紅色文化。同時,要拓展宣傳范圍,延伸傳播鏈條,發揮人民日報和人民網總網的引領作用,調動人民網國內32個地方頻道的積極性,借助迎接黨的十九大的宣傳,深入挖掘戰爭年代的紅色故事和革命精神,加強對紅色歷史、紅色教育、紅色旅游、紅色標志的宣傳,形成一個“發揚革命傳統、爭取更大光榮”的宣傳高潮。

                    二是融入感情,講好紅色故事。紅色文化是一個巨大的文化寶庫和精神遺產。當務之急是提高講好紅色故事的能力。講故事要有感情、有責任、有底氣。宣傳紅色文化就是要大張旗鼓,堂堂正正,形成氣候。不能讓紅色文化的傳播見人矮三分,羞羞答答,低聲下氣,不要讓大量關于紅色文化的好故事、好新聞、好信息埋沒在那些低俗、迷俗、庸俗的新聞垃圾中。要敢于亮劍,敢于發聲,對否定歷史、否定紅色文化的噪音、雜音敢于批評,敢于駁斥。要會講故事,針對廣大網友的個性化、差異化需求,把“想講”和“會講”結合起來,把“想聽”和“愛聽”糅合起來,把“自己講”和“一起講”融合起來,使紅色文化的故事可聽、可信、可傳播,為更多的國內外網民和受眾所喜愛和認同。

                    三是創新方式,激活紅色記憶。我在人民日報駐江西記者站(現在叫分社)當記者時,采訪過許多老紅軍、老將軍、老革命,當時由于條件所限,未能留下圖片、視頻等資料,不能不說是個很大的遺憾,F在時代不同了,條件不一樣了,我們可以通過新媒體、新技術、新方式,對紅色文化進行全新的挖掘、整理和創新。通過新的呈現方式,爭取國內外網民,特別是九五后網民,這才是我們紅色文化傳播者必須有覺悟、應該有作為的地方,F在是全媒體、融媒體時代,人民網每發一個重要新聞,做一個主題宣傳,都要全媒體呈現,文字、圖片、視頻、專訪、兩微、客戶端、手機報等形式,十八般武藝全用上,總網地方、國內國外、網上網下、PC端移動端同頻共振,協同發力,形成“一次采集、多種生成、多元傳播”的融媒體傳播體系和立體發布平臺。人民網將一如既往,以宣傳紅色文化為己任,發揮融媒體立體傳播優勢,創新傳播方式,提升傳播效果,放大推送效應,讓紅色文化占領網絡傳播的廣闊空間。

                    2014年11月15日,我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散文,題目叫《廖氏祠堂的篝火》。我想用其中一段文字作為我發言的結束語,文中其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嚴冬時節,漫天飛雪,毛澤東、朱德、陳毅等一百二十多名紅軍代表和閩西根據地的干部,穿著單薄的破舊棉襖,有的甚至僅僅穿著單衣和草鞋,聚集在這個狹小的廳堂里,坐在冰冷的長板凳上,烤著篝火,聽著毛澤東帶有濃重湖南口音的演講。冬天里的一把火燃起來了,燃燒著,跳躍著,升騰著,點亮了整個天際。這是從井岡山帶來的星星之火,在古田的土地上燎原,照耀了閩西,照亮了中國。

                    附:《廖氏祠堂的篝火》

                    廖氏祠堂的篝火

                    作者:余清楚

                    原載于 《人民日報》2014年11月15日第12版

                    閩西的秋天是美麗的。青山如黛,秋水無波。綿延起伏的山崗,黃澄澄的秋果,在綠色草木的襯托下,香氣誘人。一簇簇野菊花漫山遍野地怒放,令人想起毛澤東當年在閩西寫的“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的詩句。

                    我要尋訪的地方,是上杭古田的廖氏祠堂,F在到古田方便了。從福州出發,坐上三小時的動車到龍巖市區,再坐約半小時的汽車,就到了這個過去山高路遠、群山懷抱的小村子。在秋日艷陽的照耀下,祠堂顯得格外祥和安靜,古樸厚重。這個在中國紅色歷史中具有重要意義的古田會議舊址,只不過是福建眾多美麗古村落中一座普通的老宅子,青磚黛瓦,雕梁畫棟,風格古典,庭院雅致。屋后有一片廖家的風水林,層林盡染,松柏參天,林間鳥唱蟲鳴,尤覺山林幽靜。屋后上方矗立的“古田會議永放光芒”八個大字格外醒目。祠堂不算很大,面積八百余平方米,建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民國初經修葺后為和聲小學校舍,門楣下鑲刻的“學術仿西歐開弟子新智識,文章宗北廓振先生舊家風”的楹聯吸引了我的目光。從這副對聯就可以看出,二十世紀初現代教育和傳統文化在這個閩西偏僻的小山村里是如何浸潤和融合的。

                    1929年12月28日,歷史注定要為這座祠堂樹立一座不朽的豐碑,注定要將它定格為后世矚目的圣地。這一天,古田會議召開了。辭舊迎新之際,南方不易見到的一場大雪飄然而至,紛紛揚揚,飄飄灑灑,裝點了古田原野的山山水水,覆蓋了廖氏祠堂的天井庭院,上天都為會議的召開刻意營造一個高潔、神圣的氛圍。

                    會場簡樸莊重。步入中門,走過天井,便是正廳,這就是著名的古田會議會場。會議主席臺桌上,擺著一把大茶壺和四個小茶碗,靠墻架著一塊黑板,上墻懸掛著“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橫幅會標及中國共產黨黨旗,還掛有馬克思、列寧石印畫像。主席臺靠外側墻上掛著一只老舊的歐式壁鐘。我幾次參謁這個會場,目光總是久久停留在會場地面石板上幾處并不起眼的黑色殘跡上。講解員說,這是紅軍開會時為了御寒點燃篝火留下的痕跡?梢韵胂,嚴冬時節,漫天飛雪,毛澤東、朱德、陳毅等一百二十多名紅軍代表和閩西根據地的干部,穿著單薄的破舊棉襖,有的甚至僅僅穿著單衣和草鞋,聚集在這個狹小的廳堂里,坐在冰冷的長板凳上,烤著篝火,聽著毛澤東帶有濃重湖南口音的演講。冬天里的一把火燃起來了,燃燒著,跳躍著,升騰著,點亮了整個天際。這是從井岡山帶來的星星之火,在古田的土地上燎原,照耀了閩西,照亮了中國。歷經磨難、頑強奮斗的紅四軍代表們,重新凝聚在前委書記毛澤東的旗幟下,熱烈討論,戮力重鑄紅軍的軍魂,共同憧憬中國的未來。這時候,紅軍代表們需要抱團取暖的炭火,更需要撥亮心靈、照耀方向的精神篝火。

                    篝火中我們看到了革命者坦蕩寬廣的襟懷。凡知道古田會議歷史的人都知道,當時,陳毅離開閩西到上海向中央匯報紅四軍情況,周恩來代表中央指出,一個黨一個軍隊需要自己的核心人物,還是要毛澤東擔任紅四軍前委書記,但又擔心陳毅會有所介意,想不到陳毅當即表態,“請中央放心,我一定會把毛澤東請回紅四軍的!标愐阌10月回到閩西后,先后三次寫信給毛澤東,請他重新歸隊,主持大局。如此之舉,其心可鑒,其節可嘉。朱德同樣是虛懷若谷,從諫如流,當即表示“一定請毛澤東回來”。在熾熱而旺盛的篝火旁,在革命處于關鍵的時刻,毛澤東、朱德、陳毅,帶領紅軍重新出發,重又點燃了奮勇前進的篝火,點燃了中國革命的燎原星火。

                    會議開了兩天,篝火燃燒了兩天。與會代表的辯論似篝火一般跳躍,認識如篝火一樣升華,最后肅整了不同意見,形成了重要決議,產生了新的前委,重申了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摒棄了種種非無產階級思想。紅軍從此放下包袱,輕裝上陣,打了一個又一個大勝仗。從毛澤東于1930年作的《如夢令·元旦》中可以看出他當時的心境。他欣喜地自問自答,“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風卷紅旗如畫”。爾后,毛澤東率領紅軍,乘勝追擊,取得了第二次反“圍剿”的勝利。他用詩詞表達紅軍凱歌高奏、英勇豪邁的情懷,“七百里驅十五日,贛水蒼茫閩山碧”。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古田會議至今已八十五年了。小小祠堂,昔日篝火,點燃了中國軍人的熱血和青春。讀不夠的祠堂,燃不盡的篝火。每回離開廖氏祠堂,我都會駐足回望,仿佛看到當年紅軍點燃的篝火,騰空而起,在天空中放射出奪目的光芒,同時,也在我的心中熊熊燃燒。

                    (責編:高巍、秦華)
                    相關專題
                    · 兩學一做網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云”

                    皇上宠幸秀女h